泰安玉环铁兵机械有限公司

首页 | 联系方式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手机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云南本土矿石品位下降

编辑:泰安玉环铁兵机械有限公司  字号:
摘要:云南本土矿石品位下降

据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会长王晓齐透露,2014年一季度国内钢铁业整体亏损23亿元,其中钢铁主业亏损41亿元。业内人士表示,整体亏损意味着钢铁业进入真正的严冬,未来将有一批钢厂陆续退出这个行业。

受钢铁行业亏损影响,玉溪红山球团工贸有限责任公司(下文简称“红山球团工贸”)的铁矿石初成品球团的销售半径不断缩小,甚至已经到了家门口。如果说红山球团工贸面临的只是经营策略调整,玉溪仙福钢铁(集团)有限公司(下文简称“仙福钢铁”)则面临着继续发展下去的考验,与铁矿石的博弈是其中主要一环。

仙福钢铁处在号称拥有云南半数铁矿石的新平,但60%以上均要外购,而自给的40%所节约的几千万成本,正是能够给他们带来继续发展下去的源泉。

近日,中国冶金矿山企业协会主席团主席杨家声预计,2014年,铁矿石价格将进入下行通道,不过,钢铁企业预期的低价位,短期不会成为现实。不过,也有很多行业内人士认为,国内供应能力不足的问题始终存在,进口矿量仍将增加,尤其是高品质矿可能趋紧。

从2013年一季度开始,铁矿石现货价格开始大幅下跌,到今年4月初跌幅达30%。

利润收窄:球团销售半径不断缩小

球团,铁矿石的一个初级成品,钢铁冶炼的炉料之一,在钢铁生产炉料中占比不超过25%。在一定程度上,其市场走向可直接作为铁矿石市场的风向标。

红山球团工贸为云铜旗下唯一一家涉足钢铁行业的公司,主要对新平大红山铜矿伴生的铁矿石进行加工成球团。

红山球团工贸的球团足迹曾先后到过贵州、四川靠近云南的钢厂。“但随着钢铁行业的萧条,以及铁矿石价格的不断下滑,销售半径几乎缩小到家门口了。”红山球团工贸市场营销部钱主任说,“而今主要供给省内像曲靖、玉溪的一些钢厂。”

在钢铁行业陷入寒冬后,铁矿石价格便开始了摇摇下坠。从2013年一季度开始,铁矿石现货价格开始大幅下跌,到今年4月初跌幅达30%,到达国内中小矿山采选的成本价位。3月21日青岛港62%印度粉矿价格甚至跌到700元/吨,与2009年11月初最低迷的价格持平。

钱主任指出,从2009年以来的情况看,700元/吨可以看做是铁矿石市场的底部,每次到700元/吨附近市场都会快速反弹。从目前期货市场以及各大港口的数据来看,已开始了上涨。

而今,红山球团工贸的球团每吨售价在1000多元,其品位均是以60%为标准来计价,其加工成本每吨在200多元,算上六七百的矿石采选费,利润空间已经被挤压得很窄。

在2007年、2008年,受国家经济形势和宏观调控,却完全是另一番景象,那时每吨球团的价格在1300元以上,由于有足够利润空间,为了开拓像四川攀枝花的市场,红山球团工贸也从不吝惜每吨140多元的运费。

“当时直接助推形成这样局面的主要原因便是处于高位的钢材价格,普通高线的售价在6000多元,但眼下普通高线的网上标价每吨在3500元左右,而厂家的出厂价在3200元左右。”钱主任接着说,“尽管钢材市场低迷,但在原料端的采选成本并没有降低,而今正面临着原料价格高,而成品价格低的局面。”

而今,红山球团工贸在市场方面已经开始调整,开始逐步回收至玉溪一带。至于玉溪以外的地方就看货车的空置率问题,像球团发往曲靖,可以拉回焦炭;发往红河,可以拉回水泥。从而也降低了运输成本。

无论是钱主任,还是玉溪仙福钢铁(集团)有限公司(下文简称“仙福钢铁”)副总经理李发生都认为,由于二者几乎挨着,红山球团工贸的主要贸易伙伴应该是仙福钢铁。事实上,在仙福钢铁每年100万吨左右的自给矿中,红山球团供应量达几十万吨,而其近几年的产能均在80万吨左右。

新平铁矿:每年只能给当地留下很少量

玉溪新平县,闻名遐迩的不只有花腰傣风情,还有号称占有云南全省半壁江山的探明铁矿储量。据玉溪市新平县工业商贸和科技信息局工业和技术创新股科长高华介绍,新平县的铁矿石主要集中于扬武镇鲁奎山矿区和戛洒镇大红山矿区,合计探明铁矿石储量为5亿多吨,占云南省的半壁以上江山,其中戛洒镇大红山矿区占有量高达4.7亿多吨。

与记者随行的驾驶员在路途上曾问道,按常理上来说,在这个号称有云南铁矿石探明储量半壁江山的县,进出运送铁矿石的车辆应该是络绎不绝。在进入位于新平县扬武镇大开门仙福钢铁沿途,记者见到10来辆来往于该钢厂和鲁奎山矿区的运矿车。

据高华介绍,占有新平县铁矿石绝对大头的大红山铁矿均是由管道直接输送至安宁的昆钢。这条长距离矿浆输送管线管道内压力世界第一的管道,每年将四五百万吨铁精矿以矿浆的形式直接输送至昆钢的生产车间。

这样的运输方式几乎没有给新平县的经济带来促进作用,似乎大红山铁矿对当地经济带动的直接作用也微乎其微。据高华讲述,新平县政府每年都在协调,能不能把大红山矿区的一些铁精矿留在当地冶炼,但最终的结果每年留下的量尚不足10万吨。

和大红山矿区相比,直接为仙福提供铁矿石的鲁奎山矿区显得有些微不足道,经过多年的开采后,而今开采量已进一步减少。仙福钢铁的核定年产能为200万吨,每年需要原矿的量为260万吨,而在当地能自给的量只在100万吨左右。

据李发生介绍,这100万吨主要源自大红山矿区(注:大红山矿区分为由云铜旗下公司开采的铜矿区和由昆钢旗下公司开采的铁矿区)铜矿中伴生的铁矿和鲁奎山矿区。

仙福钢铁是在收购鲁奎集团铁矿山和钢铁公司的基础上发展起来,而今鲁奎山矿区的采选场大多直接为其提供矿料。李发生说,由于鲁奎山矿区的开采源自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现在几乎都是地下开采,每年的开采量在几十万吨。

和其他资源一样,新平的铁矿石资源也正面临着日益减少的局面,一些采选公司在四五年前就开始了对低品位铁矿石的精选。高华说,目前昆钢和仙福钢铁开采的铁矿石品位大多在30%以上,而对于一些采选企业来说,对品位在百分之十七八的铁矿石也不会放弃,而再低的也便无法开展。

在云南民营钢厂中,仙福钢铁位于前三甲,但在毗邻云南半数铁矿石的背景下,依旧要外出购矿量在60%以上,其中少不了当地铁矿石被垄断的缘由。这些外来矿产地,近则有景洪等地,远则有攀枝花等地,甚至更为遥远的巴西。

拥有本地矿:已成钢厂核心竞争力之一

在1984年第2期《昆明工学院》上有一篇题目为《关于云南铁矿石利用问题的探讨》稿子,其中指出:“目前除昆钢所属矿山在开采外,其他大部分尚未开发利用。”也就是在那个年代里,云南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地质矿产勘探工作。大红山铁矿也便是那个时期的勘探产物。

依矿而生,一些有着国字号背景的钢铁厂相继诞生,到了本世纪初,云南省内一些国字号的钢铁厂相继被收购,变成了民营钢厂,其中声名显赫的有楚雄德胜钢铁、玉溪仙福钢铁等。

在李发生看来,无论何时,钢铁厂只要拥有本地矿,便能继续发展下去。然而,和其他行业一样,像昆钢这样的国有垄断集团已经占尽云南较好矿山,但让其庆幸的是,在收购之初,将鲁奎山矿区纳入到仙福钢铁旗下了。

据李发生反映,云南这个市场有些特别,同等品位的铁矿石和沿海港口进口价格相比,每吨均高出100余元,而仙福自给的铁矿石一年能在几十万吨,一折算下来一年,便可结余几千万元。

云南铁矿石之所以这样定价,源自长途运输而带来的费用。仙福钢铁2013年从广西防城港购买了30万吨品位为65%的巴西矿,运至厂区,每吨的运费在280元。

初步计算,用本地矿还是会有较大的利润空间。李发生马上补充说明道,从炉料来看,最适宜的炼化品位是50%左右,而云南铁矿石品位相对较低,只能采用外来高品位的铁矿石来提升综合品位。

仙福钢铁之所以对铁矿石成本精打细算,在于钢铁市场的大环境的不景气。随着在2008年的国家刺激影响消退,从2011年下半年开始,钢铁行业步入了至今还没有见底的谷底。

2013年,国内钢材价格同比下降8.5%。2014年3月份国内钢铁行业PMI指数为44.2%,环比回升4.3个百分点,在连续三个月下降之后首次回升,但已连续7个月处在50%的荣枯线以下,这说明1季度钢铁行业整体形势较为低迷。一季度国内螺纹钢、热轧、冷轧三大主要产品价格分别同比下降超过一成。

李发生说:“像螺纹钢的市场价应该在4000元左右一吨,钢厂才能有个好的生存环境,但而今已经不断逼近成本价了。”而眼下昆明市场的螺纹钢的每吨价格已长时间低于3800元。

在炉料上,不只有云南本土矿石的价格高于全国,而焦炭的价格几乎是全国最高的,每吨高出400多元。究其原因,一方面是因为运输距离较长,另一方面便是云南匮乏能用于冶炼的二级焦炭。国内二级焦炭的固定碳含量均在85%以上,而云南的固定碳含量也就在80%。

原本仙福钢铁的核定年产能为200万吨,差不多是云南钢铁年产能的1/15,但在2013年前年产能只是在100多万吨。“从全省范围内来看,云南核定年产能在3000万吨,但实际钢铁年产能不足2000万吨。”李发生坦言,在现在的形式下,已经过了靠量来获取利润的阶段,而是在成本上不断做文章。

为了控制成本,仙福钢铁除了加大自己矿的开采和使用力度而外,还在冶炼环节充分开展节能减排,例如将高炉煤气回收后用来发电,至今的发电量已占到全部用电量的30%多。云南另一家排名前三的民营钢厂楚雄德胜钢铁有限公司在控制成本方面有着和仙福钢铁如出一辙的做法。

上一条:英国屋顶光伏计划遭遇房产抵押困 下一条:淡水河谷:2012年亚洲需求将推动铁矿石销量增长
产品目录
联系方式
联系人:业务部
电话:0538-8744087
邮箱:service@chianarusen.com